天光-浪漫露营漫画

【Part 1】Chapter 03

  边伯贤满意地来回扫了一眼柜台上陈列的五部当下最新款的手机,略一思忖,挥手一指豪气冲天——

  “就这个了!” 

 是最贵的那个。

 柜台小姐开了单子便转身去帮他拿货,边伯贤则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的朴灿烈。后者此时正低头发着短信,眉头微锁 

 “喂,灿烈。喂。”边伯贤碰了碰他。

朴灿烈茫然的抬起头看他,“嗯?”

  边伯贤没说话,用下巴努了个方向对他示意。

  回头看看,朴灿烈什么也没见到,转过头来依然没明白地看着他。

  边伯贤瞪着眼睛,唇形不变压低了声音催他:“——去刷卡啊老板。”

  “……嗯。”朴灿烈没多说什么,拿了柜台上的收据转身去了收银台。

  这人真是。有时候木木讷讷的。边伯贤撇撇嘴。

  “先生,这是您的手机。”此时,售货员把一个盒子递了过来。

  边伯贤赶紧接过。

  “那我现在就可以用了是吧?”

   “是的。”

  周末的商场依旧是全民购物的节奏,朴灿烈排了好一会儿才付了款回来。低头把卡收进钱包的时候,他听到了前方边伯贤的声音。

  “少年看这里!”

  朴灿烈下意识地抬头看他。

  咔嚓。轻微的声响。

  刚刚被定格在画面中的男子微皱起眉:“喂——”

  “嘿,特别帅气!”边伯贤把手机举着凑到朴灿烈眼前。

  屏幕上的自己在头要抬不抬的那一瞬间被拍下了——最要命的是那微张的嘴唇和半睁半闭的双眼,完美的成就了一张黑图。

  “删掉。”朴灿烈不由分说便伸手去抢边伯贤的新手机。而边伯贤自是不会放弃get到的珍贵镜头,同时也尽力呵护着自己的新宝贝不被人碰坏了。

  “走开!新买的手机呢别乱来。”

  “是你乱来吧?拿过来。”

  “拿开你的脏手好吗!”

  “没听到我说删掉么。”

  一旁的售货员小姐带着一脸按捺不住的欢喜看着他们撕扯(?)在了一起。

 边伯贤挣扎之中不忘冲姑娘咧嘴一笑:“别见怪啊,呵呵,这是我大侄子,有点不听话。” 

  就在此时,抢过了手机的朴灿烈终于呼了口气。

  “他就是我员工而已。”他皱着眉对售货员小姐说道,说完了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必要解释。他迅速删掉那张照片,随手把手机丢给边伯贤。

  “哎哎哎小心点儿你个莽夫!这我新买的手机!喂等下我啊!小灿灿!喂!”

  对于犯浑的边伯贤,朴灿烈时常是懒得搭理。

  “我们回家么现在?”边伯贤追上后问道。

  “外面吃吧,我下午有事儿,得直接过去。”朴灿烈说。

  边伯贤想起了刚刚接了不少电话的朴灿烈。

  朴老板虽然一向没什么表情,但此刻的样子看来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。

  边伯贤又想到昨晚就做好但现在还躺在冰箱里的那几道菜。

  算了,放了一夜估计也不好吃了。回去自己解决了吧。

  “老板!” 

  “嗯?”

  “我们去吃日料好不好?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“老板!”

  “嗯。”

 “最贵的那家哦~ 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老板!”

  “又怎么了。”

  “你看!”

  朴灿烈闻声转头看向边伯贤,却见那人举着手机对准自己,随即又低下头满足地望着手机屏幕。

  “哈,总算知道怎么消掉快门声了。”

  朴灿烈二话不说便又向他伸出了手。

  边伯贤惊恐地躲着:“干嘛呀,长这么帅还不让人拍照了啊。”

 朴老板不打算在大街上跟他闹,只得由着他去了。 

  “你一天天的能正经点儿么。”

  “正经脸不是由你担当吗。”

  “快走吧,我下午还有事。”朴灿烈说着,不经意地揽住边伯贤的腰把他往前带。刚才还上蹿下跳的人忽然安静了下来,抿着嘴悄悄地乐。

  别放手啊。

  他心里想。

  等朴灿烈下午到了老宅的时候,该来的人都已经到齐了——话是这么说,该来的,也只不过是自己,还有他二叔朴东昊。

  而朴家的大当家——自己的爷爷,正坐于堂中央。一旁的桌子上摆了个鸟笼,干瘦的老头儿一脸淡然地给笼子里的鸟喂食。

  “灿烈,来了啊。”朴东昊冲他微笑,仿佛一个和蔼可亲的家长。

  “叔叔。”朴灿烈对他点个头,半点笑意都挤不出来。

  对于朴灿烈的冷淡,朴东昊也并未介意,依旧勾着嘴角低头品茶。

  “爷爷,我来了。” 

  朴老爷子仍是气定神闲地望着眼前的鸟笼,目光中的精锐藏在年迈的衰弛之下,那眼神如同他年轻时俯瞰整个商界一般地傲然。

   整个厅堂虽是充满了鸟儿的叽叽喳喳,但仍是让人觉得静谧的不舒服。

   老爷子看着鸟儿啄取了散落在木笼边沿的最后一颗谷粒,终于开了口。

   “跪下。”

    朴灿烈顿了片刻,便默不作声的跪在了大厅中央。

    现在的年轻人哪里受的惯这种旧式礼法。朴灿烈皱着眉有些不悦的挪了挪身体,余光中看到二叔脸上仍是带着笑。

    ……笑你妈。朴灿烈心里咒了句,又忽然觉得好像哪里骂的不对,一抬眼看见挂在厅堂正墙上的奶奶的遗像,心里不禁一抖。

    “灿烈,你抬头看看挂在这墙上的,都是谁。”爷爷发话了。

     “嗯。”看着呢。

     “我让你告诉我是谁。”

     “……太爷爷,奶奶,二爷爷,还有……我爸。”

     朴灿烈回答道。

     安静了良久,前方忽然传来了叹息声。

     “你爸爸竟然比我还早早地挂在这儿了。” 

     朴老爷子自己说着,也从椅子上站起来,背手而立,望着墙上的几张照片。沉默了一会儿,他才又再次开口。

     “还认得你的长辈啊。那可还记得朴家是如何崛起的?”

      “记得。”朴灿烈回答得毕恭毕敬。

      “你太爷爷白手起家,朴家的产业就是从那一辈开始的。到现在,我毫不谦虚地说,朴家还一直是家族企业中的神话。”

      “爷爷说的没错。”

      朴老爷子转过身向着灿烈走了几步,矮小的老头此刻正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朴灿烈。

      “人们常说,富,富不过三代。灿烈,到了你们这辈,朴家该是到了关键的时候了。”

       朴老爷子的循循善诱让朴灿烈有点耐不住了。同样没耐心的还有一旁的朴东昊。他接过话,一下子把话题带到了点儿上。

      “可是灿烈最近好像没怎么顾及咱朴家的整体利益啊。” 

      朴老爷子看了他一眼,继而向朴灿烈发问。

       “前段时间,带人查了你二叔管的账的人,是那个小子吧,鹿警司?” 

       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那是你朋友?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是。”

        朴老爷子踱到他的身后,用拐杖不轻不重的戳点了下朴灿烈的后背。

        “我听到消息说,最近你们几个朋友想要合伙干一场。” 

        在这样近似肯定句的逼问下,朴灿烈没回答,只是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一旁的二叔。

        “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多,不肯跟着老一辈的规矩走。”

        老爷子说着,又用拐杖敲上了朴灿烈的后背。这次的力道则大了一点。

        “但是,朴家的产业自传下来就有它自己的规矩。本家要心齐,也更不能让朴家之外的人插一脚。”

    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懂吗?”

        “……嗯。我知道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只要是自家人的,那就一切好说。年轻人莫得贪,朴家的产业何分你我。”

     知道爷爷在暗指什么。听了这话的朴灿烈心里忽然愤懑起来。他压抑着火气,一时也应不上声。

      朴老头子倒是没在意。

     “好了,今天该说的也都说了。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 

      一旁的朴东昊也站起身,经过朴灿烈身边时,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   朴灿烈扭头看着他们向门口走去。

    “对了,灿烈,你难得回来一次,就在这儿陪长辈们待一会儿吧。”

     待人走后,原本跪的笔直的朴灿烈松懈了下来。刚才跪在地上别扭的无数次想站起身,这回剩了自己,他倒是依旧跪坐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    他抬头望着前方的照片。最年轻的那一张,男人俊朗英气的眉目仿佛仍是鲜活。

     “家族企业”。“不分你我”。“本家要心齐。”

      呵。怎么可能。

      该是我们的东西,别人就不得染指半分。

      朴灿烈望着自己父亲的遗像,闷声叹了口气。

      有点累啊,爸 。

      不过属于你的,我会替你拿回来。

      在屋里待的久了,出了门才发现下起了雨。

       朴灿烈顶着雨去取了车,驾车出了老宅大门的时候,竟然在大门外头看到了边伯贤。那人正举着伞站在路边,看到自己的车开来,兴奋的冲自己挥手。

       他把车停在了他身边,按下了车窗。

      “你怎么在这儿。”

       边伯贤一脸诗情画意:“天气难得,哥出来雨中漫个步。想不到这么巧,朴先生也——”

       “哦。您继续。”说着,车里的人抬手要按上车窗。

       “哎哎,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这孩子。”边伯贤没见好也收了,赶紧拉开车门坐了进来,“这不给你送伞来了么。”

      “我有车干嘛还用伞。” 

      “万一你到处办事儿不方便呢——你看吧你身上都淋了些雨了。”边伯贤扯了扯对方身上的衣服,随即低头收拾着手里的伞,“我也是闲的无聊了。中午你说来老宅看看,我下午没事儿就过来等你了。”

      “无聊?大周末的没跟你的狐朋狗友打牌去啊。”

      “你那帮太子党才叫狐朋狗友好吧?”边伯贤剜他一眼,“我朋友周末有时候也得加班。都给人打工的,谁跟你们似的啊大老板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不是还有没工作的朋友么。那个大学生。”朴灿烈开着车,不紧不慢地跟他聊着。

       “你怎么老惦记着那个。” 边伯贤拿眼斜他。

        “你朋友我知道的总共也没几个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啦,我知道你是在吃醋啦。”边伯贤故意恶心他,一脸少女相地凑上去亲他脸颊。他脸上还带着细小微凉的雨水珠,边伯贤触碰着它们,像是吻下了晨间的甘露。

         只不过他不经意按住朴灿烈膝盖的手让对方微皱了下眉。

        “晚上回去给我按摩按摩腿。”

         边伯贤一愣。

        “这业务……您以前没提过,我不太熟啊。”

        说着,他看向了朴灿烈的腿,发现那人裤子的膝盖部分有些脏了。

        “你腿怎么了。”他问道。

         朴灿烈抿抿嘴:“摔了一跤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哈哈,都多大的人了。”边伯贤笑他,“再说了,摔倒了你按摩也不管用啊亲。”

        朴灿烈没再应声。倒是边伯贤,拿拳头一下一下轻轻凿着朴灿烈的腿,拙劣的手法明显是在对“按摩”这一吩咐敷衍了事。

       “怎么,不开心啊。”边伯贤一直扭头盯着他看。他一直觉得自家老板长的真是漂亮——对,就得用漂亮来形容。他总是禁不住脑补朴灿烈小时候肯定长得就跟个姑娘似的,虽然就现在来说对方那体魄压自己五回都菜菜的。

       “干嘛皱着眉嘛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不开心的话,要不我们来开心一下?”

       边伯贤说着,手已经伸向了朴灿烈的裤带。

       这类套话是边伯贤的惯用台词。作为一个包养的情人他确实尽心尽职,不管老板心情怎样,他都能变着法的主动献上自己以排解心忧——“生气了?要不要泄泄火?” “高兴吧?不如我们庆祝一下?”“你不忙啊,没事做的话我们找点事儿干?”诸如此类。而下一步,便是边伯贤无下限的挑逗。

     正如此时。

     ——“不开心的话,要不我们来开心一下?”

      从老宅回市里的路上,总是会经过漫长的郊外。这一带荒郊野岭的,又赶上下雨天,路上行人车辆都不多见。而朴灿烈的车在雨中的公路上打了几个晃,便一猛子扎进了一旁的野草地里。

     “你真是找死。”

     (有车有车发不出来,要车私信!!!!)

067 [莠亾莠亾网] 2020.08.17 No.2449 糯美子Mini [53P-482MB]
2021-05-09
No.5425 陆萱萱[79P/759M]
2022-12-06
雯妹不讲道理 超S女警[32P5V434M]
2022-10-15
【Keekihime】 Kongou [68P 104MB]
2023-05-27
【あつき】 夜蘭 [42P 92MB]
2023-05-26
「pixiv日榜」精选日榜2021年12月8日
2021-12-09
原型为斯太尔Scout精确射击步枪:斯太尔Scout是一种精确射击步枪,枪管细长。制造工艺为冷锻制造,十分坚固。全枪共129个零件,多数采用了当时的新式材料:枪托由树脂制成,拥有储存备用弹匣的插槽和附件室且前端有一体化的两脚架,其自带的弹匣材质为合成树脂,弹容量5发,使用7.62×51mm NATO步枪子弹(7.62北约弹),这些材料决定了这把全枪长1010mm的枪的重量仅有2.8公斤。 这把枪的起因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的枪械专家杰夫·库珀产生一种叫做“通用步枪”(Gene
2022-09-30
由桥本カヱ绘制的《工作细胞》衍生漫画《工作细胞illegal/非法工作细胞》第 3 卷单行本宣布,该漫画将于第 4 卷完结,该卷单行本将于 9 月发售。和清水茜的原作《工作细胞》一样,衍生作品将人体中的细胞拟人化,展示他们试图保护身体技能时的日常生活。在《工作细胞illegal》种,细胞所在身体的主人经常服用非法药物,并且经受肢体暴力。《工作细胞illegal》最早于 2022 年 1 月再讲谈社 YanMaga 网站上开始连载。原作有许多衍生作品,上个月就有《工作细胞!猫》
2023-06-08